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忘语文学网 > 女频言情 > 我没有爱过你

我没有爱过你

小牧鱼作者 著

女频言情连载

颜诗现在都还记得男人说“我没有爱过你”时的决绝神情,可如今纠缠自己,声称不复婚他就要一辈子纠缠下去的男人,也是沈辞。离婚后,沈辞啪啪打脸,将从前对颜诗说过的话,做过的保证统统推翻,白月光也不要了,就死死的追在前妻后面,甚至还把孩子拉入他自己的阵营中。

主角:颜诗,沈辞   更新:2022-08-08 19:05:00

在线阅读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颜诗,沈辞 的女频言情小说《我没有爱过你》,由网络作家“小牧鱼作者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颜诗现在都还记得男人说“我没有爱过你”时的决绝神情,可如今纠缠自己,声称不复婚他就要一辈子纠缠下去的男人,也是沈辞。离婚后,沈辞啪啪打脸,将从前对颜诗说过的话,做过的保证统统推翻,白月光也不要了,就死死的追在前妻后面,甚至还把孩子拉入他自己的阵营中。

《我没有爱过你》精彩片段

“签字吧。”

离婚协议书被扔到颜诗面前,冷漠绝情的嗓音低沉如初。

颜诗紧攥着衣袖的手哆嗦着,艰难开口:“为什么?”

她不懂,更不明白。

结婚五年,她以为沈辞的心迟早会被焐热。

可明显她错了,从一开始沈辞的心就没有在她这里过。

“你应该明白的。”沈辞声线暗哑:“我亏欠芊芊太多了,她不能失去我。”

颜诗嗓音发涩,“那我呢?”

“这张支票你随便填。”沈辞的语气冷淡极了,他目光落在女人纤瘦的身段上,向上撞入她的视线内时,眉头蹙起。

颜诗很漂亮。

否则他当初也不会同意和她结婚。

她的眉眼温柔的好似春水,鼻尖上的红痣更是平添了抹风情,整个人像是江南水乡的女子般恬静美好。

沈辞看中的就是这点,他需要个不多话的女人结婚。

可这一切都在沈芊芊回来后改变了。

他始终无法放弃她,哪怕沈家人竭力反对,但他早已不是五年前任人拿捏的沈辞了。

“你应该清楚我没有爱过你。”沈辞字字都像是淬毒的刀直扎在她的心尖上,“颜诗,算是我欠你的,你可以提任何要求。”

“任何要求?”颜诗垂下的眸子里早已没了光亮,她眼眶湿润发红,不甘心的试探道:“可不可以晚点再离?至少让我陪奶奶过完生日?”

她只差一点点,就差那么点可以当众分享她筹划已久的惊喜。

“奶奶那里我会去解释。”沈辞不耐的嗓音里带着冷意,“颜诗,我希望我们可以体面点结束,我已经答应了她下周去领证。”

颜诗瞳孔猛烈的一缩,全身更是如同被活活撕裂开般的发痛。

她嘶哑着发问:“你很爱她?”

沈辞疲乏闭眼,“你明白我为什么娶你。”

卧室内,寂静无声。

过了好会儿,颜诗突然笑了。

是啊,她怎么可能不明白。

如果不是因为奶奶坚持要他娶她,她一个医院的小护工怎么有机会嫁给他?

房门突然被敲响,“先生!小姐那边的佣人打电话过来,说小姐晕过去了!”

沈辞一向冷峻的脸色有了变化,“让人送她去医院,我马上就过去!”

见对方要离开,颜诗终于鼓足了勇气,“沈辞,我有东西要给你看。”

可沈辞对她的话却是置若罔闻,疾步匆匆的离开了卧房。

她脸色惨白,手上却不自觉地抓紧了医院报告。

直到别墅外的车鸣声响起,颜诗知道她彻底输了。

沈辞有多爱沈芊芊她不清楚,但沈辞不爱她,这件事颜诗一直清楚。

床上的离婚协议书已经签下了沈辞的名字,唯独剩下另外半边空荡荡的等人填补。

泛白的指尖抚过熟悉的字迹,颜诗颤着手签下自己的名字。

她抚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,语气轻柔,“乖,妈妈一个人也可以照顾你长大的。”

电话震动。

颜诗看着来电数字,眸中的泪水逐渐被她隐忍回去,取而代之的是刻骨的冷漠。

“小姐,恁总算肯听我的电话了,老太爷的身子真的快不行了!整个颜家都在等着您回来主持大局,您就算再记恨当年的事,也该想想老太爷的不容易啊!”

电话另一头的谈苦口婆心的哀求着,“现在只有您持有最高股份,如果您再不帮忙的话,颜家……颜家可真要破产了!”

颜诗压下眸中翻涌的厌恶,语气平淡的道:“告诉颜家所有人,我会回去。”

“是!小姐!”

颜诗注视着手里的一纸报告,沉默了许久后,将它揉成团扔进了垃圾桶里。

“给我准备九十九只花圈,分别写上白头偕老,断子绝孙,送到半岛别墅3A,沈先生签收。"

人都要离开了,她总该送一份大礼给这对新人。

是夜,半岛别墅。

沈辞把沈芊芊在客房安顿好后,刚下楼就瞥见了别墅门口处摆放着的花圈。

助理正满头大汗的指挥着佣人赶紧搬走!

这要是被沈总看见,肺还不得被气炸了?

“谁送来的?”沈辞的怒声阴沉沉的,他扫过花圈上的附字,眼神更是瞬间冷如寒芒!

“不……不知道……”助理擦着汗,“之前还没有,刚刚就突然摆到了这。”

不知道?

沈辞周身的压迫感近乎要让人窒息,整个人都处在濒临爆发的危险边缘!

助理骇的胆战心惊,连忙道:“先生,夫人已经走了,离婚协议书也已经签过了。”

他赶忙递过去让沈辞查看。

见对方接过,助理才松了口气,赶忙让人把花圈撤走!

离婚协议书上,颜诗的字体娟秀如人。

但夹在里层的支票却没被取走,连被抽出的痕迹都没有。

沈辞目光微沉,“夫人带什么东西走了吗?”

“夫人……好像什么都没带走。”

助理话音才落,只见男人扔下离婚协议书,转身迈步上了二楼。

主卧里,从装修色调到布置都是他习惯的一切。

就连衣橱里整齐排列的衬衫西服都是属于他的,只有单单两三件裙子和珠宝名牌包,是结婚时他让助理添置的。

可这一切都摆在衣橱里,崭新如初。

这刻沈辞才意识到,颜诗似乎从未和他索要过什么。

助理轻敲门,“先生,佣人说夫人临走前,只带走了你送她的那只猫。”

听着助理的汇报,沈辞眉头紧锁,目光扫过床边时,却被垃圾桶里的纸团吸引。

助理见状,立刻捡起,展开送至面前。

“先生,您看……”

话才出口,纸张就被猛然夺过!

沈辞乌黑的瞳孔里满是阴沉,“颜诗呢?”

助理愕然,“夫人……夫人她……”

“我问你她人呢!”

“夫人她已经走了啊……”助理咽了口唾沫。

沈辞下令,“立刻马上让所有人出去找!把人给我带回来!”

助理愕然。

可却不敢违抗沈辞的话,匆匆退出卧房。

纸张因为沈辞的过分用力而骤然变形!

这女人什么时候怀孕的?

他居然根本不知道?

想到颜诗素日里畏缩少言的模样,沈辞眸中的怒火沉沉。

他还当这女人是只绵羊,没想到暗地里也在谋算着他。

“大哥,你怎么了?”

沈辞眉头微展,他转身看到沈芊芊光脚立在门口,苍白瘦弱的小脸正怯生生的望着他。

他沉沉的嗓音温柔轻缓,“你身体不舒服,怎么就这么跑出来了?”

“客房的床我不太习惯,我想和你睡。”沈芊芊咬紧唇,“我们小时候都是一起睡的。”

她的目光在卧房内轻轻扫过,将得意深藏在眸底。

这一切到最后还不是她的?

沈辞的心里从来只有她,那个女人又拿什么跟她争?

可出人意料的是,沈辞拒绝了她。

“芊芊你还生着病,别胡闹了。”他疲乏的揉了揉额角,“早点回去休息,我今晚有事情要处理。”

沈芊芊微微怔住。

这是沈辞第一次拒绝她?

她虽不甘心,可为了保持在沈辞面前乖巧的形象,只能任由佣人扶她回去休息。

偌大的卧房内,沈辞的指腹擦过报告上颜诗的名字,眉峰生锐。

他忽然发现,这五年来,他对于颜诗除了名字外,似乎再无其他了解。

 


别墅大门外。

颜家人穿着整齐的立在门口,等候着新任家主到来。

就在半年前,颜氏集团推出的新品被爆出抄袭丑闻,导致股票大跌,被傅家趁虚而入大肆收购股票,导致颜氏集团濒临易主的下场。

颜老太爷因此病倒住院,颜家人手忙脚乱的去收购股票,却远远压不过傅家手中的股份,这才会突然想到被逐出家门的颜诗。

“爷爷真是病糊涂了!居然要求着颜诗回来当家主,当初她这个扫把星差点没把咱们颜家给祸害死!”

“别说了,爸和姑姑不都在这等着吗?谁知道大伯大妈居然早把股份都转给她了,晦气死了!”

“不就回个家吗?还让我们都出来等她,真把自己当什么玩意儿了。”

颜依和颜深不断的小声抱怨着,身后的颜家长辈虽说没开口,但都脸色发沉。

颜非玉也忍不住了,“二哥,咱们好歹也是这丫头的长辈吧?让我们等这么长时间,她到底懂不懂什么叫规矩?”

“姑姑说得对,凭什么要我们等她啊?”颜依连忙附和,就连颜深都跟着点头。

颜非弘铁青着脸,“那不然怎么样?让傅家收购掉我们家公司?”

“爸,可她是扫把星啊!她当初克死自己爸妈,还害得我们全家上下又吐又拉,小柔还差点没命了呢!”

被点到名的徐柔脸色微差,却只是紧抿着唇不语。

显然颜家人对于颜诗的成见极深,可又碍于她持有最大股份不得不拉下脸在这等着。

“哧——!”

出租车稳稳的停在别墅门口处,颜依嫌弃的笑出声。

可当颜诗从车上下来时,她的笑声却瞬间僵住。

时隔五年,颜诗的容貌更胜从前,气质更是如同脱胎换骨般变得从容雅致。

她留着齐腰长发,玲珑有致的身材被衬衫长裤包裹着,透着股干练成熟,精致漂亮的五官美的令人无法移开视线。

“谢谢师傅,不用找了。”颜诗抽出张五十元的纸币,神色淡淡。

早已等候许久的王管家立刻吩咐佣人上前拎包,他看着这张熟悉的面孔,内心也是无比复杂。

“大小姐,您回来了。”

颜诗看了眼老态龙钟的王管家,轻点了下头。

王管家在颜家算得上是老臣,足足伺候了有三代人之久,就连她父亲生前都要给他几分面子。

颜依冷嘲着翻了个白眼,“回来就回来,还搞这么大的架子,怕是都忘了当初怎么被赶出去的了。”

这声音不大不小,刚好被颜诗听入耳中。

见状,颜深连忙拽了下她这位二堂姐,又亲亲热热的迎了上去。

“大姐姐,你终于回来了。”

只可惜手还没碰到,就被颜诗退后避开。

颜诗语气平淡的开口,“我天生就是扫把星,命贱克人,三妹还是别碰我比较好,免得出什么事又得怪在我身上。”

她复又抬眸望向颜依,“这几年不见,二妹说人坏话的本事见长,也难怪,才被人退了婚,心里头的怨气是会大一点。”

被人踩中痛处,颜依气的失声尖叫,“你胡说八道什么呢!我撕烂你的嘴!”

颜诗不慌不忙的从佣人怀里接过猫,动作轻柔的抚摸着,连个眼神都没施舍给对方,“王叔,爷爷请我回来的时候可没说过还得看人脸色的。”

她突然笑了下,“哦对,垃圾怎么能算人呢?”

颜家人纷纷脸色骤变!

颜依更是气疯了,冲上来就要动手!

可不料还没到近前,王管家就开口警告:“二小姐可别乱来,大小姐是老太爷钦定的新家主,如果你敢以下犯上的话,按照家规是要被罚跪和关禁闭的。”

颜依怒不可遏,“她有什么资格当家主?凭什么!”

这一吼几乎是所有颜家人的心声。

颜诗抚摸着怀中的猫,慵懒的轻笑着,“凭什么?我就来告诉你凭什么。”

“就凭我手里持有颜氏百分之四十一的股份!就凭爷爷开口要我接任家主!就凭是你们这帮人求我回来接手这个破烂摊子的!”

她字字铿锵,脸上的笑意也逐渐收起,转而满是冷傲之色!

“没钱就得认命,除非你也有这个本事。”颜诗抱着猫从她身边走过。

王管家和佣人们立刻在其后跟上,架势十足。

经过颜家人身旁时,颜诗突然停住步,“对了,以后整个颜家我说了算,如果你们觉得有什么问题,随时可以开口。”

她挑着眉看向一张张熟悉到令她作呕的面孔,语气娇俏,“当然,你们说了我也不会听。”

颜非玉没忍住,“死丫头,你——!”

可身旁的颜非弘猛然拽住她,让她不得不把话咽了回去。

“姑姑想说什么?该不会是想教训我吧?”颜诗笑吟吟的道:“我记得姑姑不是已经嫁人了吗?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,跑回娘家干什么?打秋风?”

她目光不无审视的扫过在场所有人,每句话都在精准打击对方!

颜家这帮人是什么嘴脸,她早在五年前就领教过。

只因为她父母持有公司最高股份,这帮人就在车祸事件后绞尽脑汁把她赶出颜家,口口声声骂她是“扫把星”。

爷爷为了保护她,又为了维护所谓的家族亲情,不得已把她“逐出”颜家。

为了生活,颜诗不得已才在医院做了护工,因此才有幸被沈老太太看中,成了沈辞的妻子。

可这五年对于她来说,却像是黄粱一梦般的荒谬。

再说颜非玉。

从前她就瞧不上这个登不上台面的侄女,更别说现如今她如今翻身压在了自己头上。

她气的双目涨红,“小贱种你当心我撕烂你的嘴!我可是你姑姑!是你的长辈!”

颜诗勾唇冷笑,“我只不过随口说了句玩笑话,姑姑这么生气干什么?难道被我说中了?带着表妹回来打秋风也不丢人,我们颜家还不缺你们这两口饭。”

她声音稍稍顿了下,眉眼带笑的看向徐柔,“你说对不对啊?表妹。”

就这一句问候,让徐柔咬紧了牙关,面上却是胆怯的模样。

颜非玉恨的巴掌都要抬起来了,却被颜非弘强压住!

五年前他们几乎是用尽了手段,才把这丫头赶出颜家,可谁能想到最后能救颜家的居然也是这丫头!

 


颜诗把所有人的神色尽收眼底,唇角的冷笑不免畅快了几分,“王叔,我们什么时候去医院?”

王管家回答:“大小姐,我已经给老太爷身边的护工打过电话,下周五三点是探望时间。”

“你帮我安排下,我需要休息。”颜诗抱着怀中漂亮的白猫,重新走入别墅内。

一别五年,别墅内的装潢和布置已经有了大量的变化。

王管家吩咐佣人们把行礼送到二楼最好的卧房内,也是历代家主才能住的主卧。

没想到颜诗突然开口:“王叔,不用了,帮我把行礼送到我爸妈的房间里去,我的房间就改成宠物房,一切照旧。”

闻言,佣人们都是停住步,望向王管家。

王管家回话道:“大小姐,自从大老爷和大夫人去世后,您又离开了颜家,这两间卧室已经被姑小姐和表小姐住下了。”

颜诗皱眉,“姑姑没自己的房间?”

“姑小姐说她的房间太闷不透气,表小姐也不习惯住客房,这五年多一直都是住在这两间房的。”

瞬时间,颜诗的怒火有些压制不住。

她脸色逐渐发冷,轻柔的将怀中的猫交给手下佣人,面无表情的走上二楼。

等到颜家人走进别墅客厅内时,颜非玉望着满地狼藉的衣服包包时,瞬间破了音!

“谁让你们动我东西的?你们知不知道这都是限量品!”

佣人们战战兢兢的不敢答话。

二楼却传来了颜诗冷森的嗓音。

“姑姑激动什么?我只是物归原主,在帮你把东西搬出去而已。”

正说着,颜诗站在二楼护栏边,随手扔下大把的珠宝饰品,就连内衣都被她当众丢在了大厅沙发上。

转而,她又把目光落在了徐柔身上,“你是自己收拾,还是我亲自帮你收拾?”

轻飘飘的一句话,没有任何的语气情绪,却带着绝对的压迫力!

徐柔抬脸看着二楼上的女人,对上那妖冶精致的面容,目光中充斥着的满是难以置信。

她不敢相信这个畏畏缩缩的大表姐,现在居然像是脱胎换骨了般!

“大表姐,我自己会收拾的。”徐柔勉强扯出抹笑。

可就是这抹笑让颜诗眸中的冷意更甚,她可忘不了。

就在五年前,徐柔凭借这副柔柔弱弱的娇媚模样,抢走了她青梅竹马的未婚夫,更是让她外公一家认了她当干孙女。

一夜间,徐柔取代了她所有的位置。

而她则是被以扫把星的名声,扫地出门。

“徐柔,我很好奇。”颜诗冷清的眉眼之中,夹杂着几分玩味的讥讽,“如果你在失去徐家大小姐的位置后,又失去了颜家表小姐的身份,高家还会要你吗?”

徐柔眸露惊色。

颜非玉气不打一处来,连忙护住女儿!

“小贱人,你要发什么疯?别忘了我也姓颜,我是你亲姑姑,你爸的亲妹妹,你有什么资格让我们走!”

颜诗趴在扶栏上,姣好性感的身材被裙子勾勒出来。

她笑了,“姑姑,我可没说要赶你们走,哪有主人家赶客人走的。”

“只是这房子你们占了五年,也该还回来了,从今天起就住客房去吧,可别说我这个新家主连个住处都不给你们。”

言罢后,她对着一众佣人抬抬手道:“继续,把东西都搬出来,再把屋子里由内到外消个毒,我身子骨弱可别染上什么不干净的传染病。”

佣人们连忙应声。

颜非玉肺都要气炸了,几步冲上二楼挡住,“凭什么!我在这住的时间可比你这个小丫头长多了!这是我家!”

“不好意思,姑姑。”颜诗笑的云淡风轻,“这里姓颜,我是颜家的新家主,所以一切都得听我的。”

“那我要是不听呢!”

眼见情况不对,颜非弘赶忙阻止这场纷争。

他忙打圆场,“都是一家人吵什么呢?有话好好说。”

要知道现在颜家,可就还只剩下这个妹妹跟他一条心了!

颜依和颜深也赶忙跟上,颜依还不忘跟声,“谁跟她是一家人啊?我可怕被祸害死!”

这话出来后,颜诗的目光骤然变得冷意森森。

果然,颜家这帮人都是各怀鬼胎。

哪怕需要她来救命,却都还没个求人的态度。

“既然二妹都这么说了,那麻烦王叔帮我转告爷爷。”颜诗道:“不是我不想救颜家,是颜家根本不稀罕我救。”

她勾唇笑的优雅矜贵,却连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给颜家这帮人,转身下了二楼。

这时,颜非弘才慌了起来。

他们之所以火急火燎的求颜诗回来,为的不就是她手里的股份吗!

“小诗!小诗!是依依不懂事,二叔让她跟你道歉!”颜非弘满脸堆笑的追上去,还不忘狠瞪了眼颜依。

但颜诗步子很快,根本没给颜非弘留她的机会。

行至别墅门口时,颜诗突然停住步,转过身,“对了……”

颜依讥讽,“我还以为多能装呢,没人留她就演不下去了。”

“二姐,你少说两句。”

相对于颜依来说,颜深就鬼灵精的多。

她总觉得这个大堂姐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,可却又说不上来。

只见颜诗笑眯眯的道:“你们记着破产之后,从别墅搬出去可小心点,别弄坏了这套房子,我有的是钱能买下来它,记得第一时间打给我。”

她优雅抬手,“拜拜。”

就在颜诗踏出别墅不到三秒,颜依尖声叫骂的动静就传了出来,夹杂着颜非玉痛批她的话!

整个颜家仅仅不到半晚时间,就被闹的鸡飞狗跳!

……

沈氏集团,总裁办公室内。

沈辞指腹在报告单的边角上摩擦着,目光却是冷如冰窖。

一排西装革履的保镖们并排而立,却连大气都不敢出声。

助理颤声道:“先生,我们已经尽力去查了,但没有任何关于夫人的消息。”

沈辞一身西装,面色沉郁。

办公室内没开灯,阴影投撒在他的身上,更让其周身的气势冷沉的迫人。

他的眼角染上了抹猩红,冷冷的道:“你们是干什么吃的?连个女人都找不到!”

沈辞不相信。

就颜诗这样的女人,还能有什么手段凭空消失。

“是我们办事不利!”助理直冒冷汗,“可先生……夫人……夫人她出了别墅后,就再也没人见过她了,我们已经动用了全城的力量去搜查,没有任何关于夫人的行踪和消息,有可能是有人出手帮夫人隐瞒了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她身边还有别人?”沈辞俊逸的面容上立时平添了几分阴鸷,“查!三天内我要得到结果!”

“是!”助理连忙应声,又将刚刚收到的文件递了上去,“另外,先生,我们的人传来消息,傅氏想要收购颜氏的计划落空了。”

"落空?"沈辞冷沉锐利的扫过文件,语气里的讥诮极重,“颜氏已经垮台了还没办法拿下,傅家看来也不过如此。”

“先生,据说是颜家的大小姐回来了。”助理回答道:“这位颜大小姐掌控着颜氏百分之四十左右的股份,而且手里还有颜家大房之前的遗产,现在颜家的生死都系在这位大小姐手上。”

“不过我们的人传来消息,这位大小姐好像和颜家的人不合。”

“而且,这位颜家大小姐……和夫人同名同姓。”

原本闭眸休憩的沈辞,突然睁眸!

那一刻他的目光冷的几乎可以杀人!

“查!”

“是!”

沈辞神色冷戾。

颜诗?

颜家大小姐?

他倒要看看,自己养了五年多的绵羊到底是不是头披着羊皮的饿狼。

 
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